“几个月偿还大马高教基金(高教基金)一次,没什么大碍的啦!”

“拖延信用卡的债,反正信用卡公司最多只是向我征收利息而已。”

若你曾拖债不还,别以为不会有人知道,因为我们所有的偿债记录,都纳入中央信贷参考资讯系统(CCRIS),转为个人信用评级,这将影响你未来的发展。

包括向银行申请贷款、与人合伙做生意,甚至未来的就业路,都可能因一张“不及格”的个人信用评级报告而坏了大事。

让大马信贷资料局(Credit Bureau Malaysia,简称CBM)总执行长黄碒翔告诉你,消费者的贷款能力和偿还表现。

欠一下累一世
勿对个人债务掉以轻心

如向银行申请贷款、与商业伙伴展开合作项目,甚至在未来就职道路上,对方将会参考你的信用评级才做出决定。

因此,别以为“欠一下”或者“拖一下”没事!

窥看我国消费者的贷款能力和偿还表现。

上万毕业生欠高教金
一入Z组深似海

“信用评级”这一词的普及化,归功于当年政府开始严正看待大马高教基金(高教基金)一事开始。

据大马信贷资料局的评级报告数据,高等教育基金局在2015年,将高教基金纳入中央信贷参考资讯系统(简称CCRIS)后,数万人的信用评级受影响!

信贷资料局在2015和2016年,分别检索60万5827份和88万3459份信用评级报告,总数148万9286份;意即有若干民众,向当局查询个人评级。

据这些报告评级结果中,发现被纳入“Z”组,即无法按时偿还贷款组别的人数按年增加,从2015年的5万4123人,激增至12万5877人。

其中Z1人数按年暴涨5.3倍,至6万2632人。

在该机构的评级制度,“Z”群体内分7等级小组,为Z1至Z7;一旦拖欠偿还贷款90天或以上,将被归类为Z1小组。

对于Z1出现的畸形暴增,作为该信贷评级供应商的领导者,黄碒翔解释,由于高教基金被纳入CCRIS,让上万拖欠该贷学金的毕业生被打入Z1小组,人数由此激增。

偿还贷学金应灵活

据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网站显示,贷款期限届满后的6个月,没有偿还贷款者,将被列入CCRIS。

黄碒翔向记者透露他对该局的意见,认为不少青年踏入社会初期,没有能力偿还贷学金,政府应该实行灵活制度来解决相关问题。

黄碒翔举例:“部分国家是直接从薪水扣除,而且仅针对高于一定的薪资额后才开始实行;此外,若欠债人失业,政府也不会在这时期强制追讨。”

重组高教贷款CCRIS未除黑

不少人因为不了解贷学金架构重组所带来的影响,而毫无意识选择这项方案来解决被纳入出境黑名单的问题。

黄碒翔解释说:“当贷款人选择架构重组方案,即当局对欠债人制定新的每月偿还金额和期限后,虽然出入境不成问题,但在往后的贷款和信用卡申请上处处碰钉。”

据记者联系大马高教基金局证,欠债人即使重组债务,必须待还清全额贷学金,在CCRIS的记录才得以被删除,解除申请信用卡和贷款上的障碍。

60%贷款人信用好 

排除拖欠贷学金事件,我国贷款者目前的信贷评级情况如何呢?

大马信贷资料局显示,近60%人的信用评级属于 “低风险”和“中等风险”属于健康区域,意味我国消费者的还债能力仍处良好水平。

信贷资料局分6个组别来划分民众的评级等级,包括低风险组、中等风险、高风险、青少年组别“X”、“Z”组和“YY”组。

低风险组占过去两年的比例,稳定于39%水平;中等风险为19%。

年长者信用不佳

而高风险则从2015年的9.19%,减少至2016年的8.6%。

“X”则为“贷款记录‘年轻’”,大多数为刚踏入社会的青少年或获得贷款后少于3个月的人士,在过去两年趋稳于1%左右。

而已偿还所有贷款的“YY”组别,占该年的报告总数,从前年的21.12%,减少至17.59%。

相信有不少人认为,年长者的信用等级,比青少年好,不过根据大马信用局的数据显示,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。

数据显示,56岁或以上的退休者,在“低风险”和“中等风险”占据的比例较低。

而26至35岁,在“低风险”组别占据高达17.7%,这是因为他们贷款数额少,部分甚至没有任何贷款和拖欠信用卡债务记录。

不过,该局表示,随着每年咨询信用评级的人数增加,相比2015年的数据, “低风险”的26至35岁人士比例有下跌趋势,而中年和退休群体的比例有增长。

 

欠款祸首:卡债

据数据显示,大部分因无法偿还信用卡贷款,而被归纳Z组成员,甚至被控告,且有按年加剧的迹象。

“因为信用卡债务而被沦落至Z组的比例,已从2015年的30.43%,增加至41.75%,成为Z组第一大祸首。”

30%卡奴90天还不清

如果要购买物品,且计划将偿还日期拉长至超过3个月或以上,黄碒翔不建议刷卡付费,而是向银行申请个人贷款。

黄碒翔用数字说话,在Z1小组别,超过30%人无法在90天内偿还卡债,这比例还高于拖欠房贷11.21%。

他指出,信用卡的利息比银行个人贷款利息高,若购买一些比较昂贵的货品、如电脑或其他必备品,且供期长达如3个月或更长,以信用卡付账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。

“信用卡只能是紧急情况下使用的付款工具,并不适合缴付供期时间长的款项。”

卡越多危机越高

黄碒翔也劝告,拥有多张信用卡将加重自己的信用风险记录,被银行拒绝贷款申请的几率越高。

而且,部分持卡人必须交付信用卡年费,因此持有多张卡没有益处。

另外,汽车和房屋贷款也是让部分债者无闲喘气,无法定时偿还,被纳入Z组中。

在2016年Z组中,汽车和房屋贷款的比例,分别是23.78%和14.03%。

而个人贷款因素则排在第四,占2016年的Z组人数的11%。

了解经济现况

黄碒翔形容,大马信贷资料局的服务重心,在于辅导民众,而不是像部分机构,只一味向金融机构提供欠债人黑名单。

他也语重心长点到,民众也得了解自身的经济能力,也必须再三确定所要购买的货物是否必需品。

与债主良好沟通

黄碒翔在专访时,多次提醒:“哪怕真的无法偿还,千万不能躲避债主(银行)的跟进询问,逃避只会让你有更多麻烦缠身!

“哪怕到最后被控上法庭,也不可缺席,反而要向法院和对方求情。

“欠债人应该好好和对方沟通,向银行说明财务现况。如果无法解决,就得向信贷谘询与债务管理机构(AKPK)咨询,让当局直接与银行商讨,对债务作出安排。”

房贷不会引发“破产潮”

当提到房屋贷款,黄碒翔也得知,坊间有传言,国内家庭债务和房屋贷款已达到高点,可能引发偿还危机,导致越来越多人破产。

对此,他敦促市民冷静,因为房屋贷款增加的迹象,最主要的不是反映“破产潮”的到来,而只是意味着国内经济会因此放缓。

“过去几年,不少人踊跃置入数个房产,这让购房者将大部分资金投入与房地产市场,造成消费能力减少,进而导致零售和其他市场的消费增长放缓。”

按照信用评级的数据,他认为目前的房贷情况,没有触及让人坐立不安的水平,反而应该要关注这些人在日常生活上的开销方式。

“相比偿还房贷的情况,我们仍比较在意民众使用信用卡的情况,因为拖欠信用卡的情况日益严重。”

信贷资料局指导理财还债

大马信贷资料局于2007年7月,由大马信用担保公司(Credit Guarantee Corporation)和邓白氏(大马)有限公司共同建立。

大马信用局依托CCRIS数据库和SSM注册信息系统两大公共数据源以及其他数据源,为中小微企业、公众提供和金融机构会员,信用报告和增值服务两类服务。

除了该局,国内拥有多家机构,让民众购买个人和企业的信用评级报告。

黄碒翔不断强调,相比其他机构,大马信用局非常重视于在社会群众的理财教育,以及偿还债务的咨询服务。

“除了有售卖信用评级报告(每份10令吉)外,和其他机构不同的是,我们也会教导民众如何解决债务问题,在任何日常生活开支上给予最中立和建设性的建议。”

本文来源: 星洲日报

(Visited 790 times, 1 visits toda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