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的新贫一族,比起乡村的贫穷,更穷得让人心悸。

人民收入跟不上城市繁华步伐,尤其是在大城市居留的国人,生活通胀率高企,城市人生活一点都不比乡区人生活富裕,甚至更穷。

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席丹斯里拉蒙对《星报星期刊》说,过去20年来,有大规模的乡镇人民迁移至城市生活,如今约70%大马人生活在城市地区。

纵然如此,这不意味着城市生活会好过乡镇生活,他甚直言,城市贫困或比乡村贫穷更难以应付。

城市人面临生活成本高企、缺乏可负担房屋及雇员公积金低储蓄问题,这些因素全是相互关联的。

“在乡区,生活成本较廉宜,没有房屋短缺问题,食品供应可从农耕来填补,自己可种菜及饲养鸡只;然而,在城区,你无法在组屋做这些事情。”

他察觉,城市贫困比乡镇贫穷来得更严重,我国缺乏足够的政策来解决此贫困问题。
拉蒙:城市贫困比乡镇贫穷来得更严重。

须检讨“陷贫困”定义

根据国库控股研究机构第二系列《家庭状况》报告日前公布显示,家庭收入中位数从2012年的3626令吉,增加至2014年的4585令吉,平均收入从5000令吉增加至6141令吉。

虽我国家庭收入大幅增长,也使贫穷率从2012年的1.7%下降至2014年的0.6%,起了鼓舞作用,但拉蒙却认为,贫困情况并非那么简单直接,还有许多外在因素须加以考虑。

“较高的平均家庭收入不一定符合如今不断攀升的生活开销,导致城市贫困仍然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。”

拉蒙说,令吉萎缩和日趋严重的通货膨胀,令大马人的“钱袋”备受考验,而生活成本不断升高,我们的生活水平已遭受不良打击。

“在现今的经济环境中,一个恰当的生活薪酬应制定于过上幸福健康的生活。”

预算案应助城市穷人

就此,拉蒙认为,我们需要重新检讨“陷入贫困”的定义,将之与目前所需来做比较。

其中,我国食物价格大幅涨高,就连一份简单的印度煎饼或炒粿条也要花费不少,拉蒙说这将打击那些挣扎度日的国人。

他建议来临的财政预算案应把更多焦点放在协助城市穷人,如果任其发展的话,城市贫困问题可能会导致社会动荡和骚乱。

“预算案应该更加以人为本,不应该向穷人征税,且不该只盲目地计划增长,反而应提高对收入的分配和差距。”

该报告的调查显示,2011年至2015年,平均食物价格上涨率为3.6%,同时期,整体通货膨胀率为2.4%。

在特定的城市区域,卫生部建议一家五口的饮食开销高,相较于家庭月收入位于930令吉贫困线以下的家庭。

叶明辉:经济政策应确保无人落后

Whitman独立咨询私人有限公司董事经理叶明辉提议,国家经济政策应要确保没有人会被远远抛在后头。

“对于城市贫困方面,人民面对成本涨高,如交通、过路费和房租,它令生活更困难,假如不对它做些什么的话,它只是时间上的问题,衍生到社会问题及影响那些不属于低收入群的人。”

叶明辉表示,这将会是个恶性循环,加上城市贫困导致人们无法接受更高层次的教育,促使他们无法摆脱贫困。

“政府需要做些什么,除提供短期的解决方案,如给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(BR1M)。”

叶明辉称,政府应提供技能再生计划予那些失业人士或低收入者,让他们更具工作能力及赚取更高收入。

本文来源: e南洋

(Visited 1,455 times, 1 visits toda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