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employment

新一轮最低薪金制將在7月1日正式开跑,在经济大环境充满变数,银行开始紧缩之下,一些行业雇主称这项措施「来的不是时候」,各行各业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人力成本上升的压力,大马雇主联合会执行董事拿督三苏丁说,在雇主面临诸多困境下,今年恐怕逾7万名员工会被裁退。

政府將于7月1日开始落实2016年最低薪金制,西马半岛雇员的最低薪金为每月1000令吉或每小时4令吉81仙;东马为每月920令吉或每小时4令吉42仙。目前西马的最低薪金为每月900令吉,东马为800令吉。

三苏丁直言,最低薪金制给雇主带来更多压力,在经济不景气情况下,雇主早已经面对运营难题,如今更是难以吸纳最低薪金制带来的更高成本,所有的行业都会受波及。在向政府反对无效下,大部分雇主都会自行吸纳起增加成本。

对于雇主的成本会提升多少,三苏丁以西马为例说明,仅从表面增幅来算,雇主必须多支付11%薪水,但是加上公积金、社会保险、加班费,实际上雇主所需支付最低薪金会超过15%。

他称,就他所知,在別无选择下,一些雇主在7月1日前裁员,以提前解雇员工的方式,来避免承担最低薪金制。这项措施是板上钉钉之事,因此不管雇主是否做好准备,都必须要遵守规定。

三苏丁说,有些雇主都无法承受2012年和2013年最低薪金標准,在西马乡镇和偏远地区,员工的薪金普遍上低于目前900令吉的標准,一旦1000令吉最低新的政策实施,做小本生意如开商店的雇主更是难以生存。

他指出,雇员本身也会察觉到雇主运营困难,在担忧雇主生意倒闭会失去工作情况下,雇员即便无法拿到最低標准的薪金,也不敢投诉和抱怨。

裁员人数翻倍

jobless

三苏丁针对2016年最低薪金制实施接受《东方日报》访问时指出,现在不是落实这项政策好时机。

「去年有3万8000人被裁退,相信今年裁员数量会是双倍。」

针对本地员工或外劳较容易在最低薪金下遭到裁员,三苏丁说,如果是相同工作內容,本地员工可能会先遭裁员,因外劳通常是合约形式,雇主会避免支付违约金而提前解约。

成本增加重挫厂商

大马中总副总会长拿督陈成龙指出,7月1日最低薪金制落实后,以生產为主的行业会受到很大衝击。

陈成龙说,那些专做外销生產的本来就面临强烈竞爭,靠的就是產量多,低人力成本,如今最低薪金调高,对这些企业或工厂而言是很大负担,甚至会因此倒闭。

他解释,在经济好时订单增加,机器和工人需求就高,那么现在大马和外国经济不经济,市场需求量也减少,生產量自然隨著减低,本来就很难打破收支平衡的企业,还要面对人力成本增加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他说,从大方向来看,自从消费税实施后,大马市场已经缺乏现金流动,加上银根紧缩,只会加速大马经济走下坡。而且,经济萧条,贷款收紧,生意量减少,导致一些企业不敢接收订单。这种局面持续下去,企业不得已只能裁员,不然很难维持下去。

中小企业调整內部

他认为,现时大马金融体系反而要开放,利息需要放低,因为不少企业拿不到贷款进行投资,生意只会更难做,且当银行放款贷款和降低利息后,企业会有很多资金来周转,更容易支撑最低薪金制的实施,否则只会时企业面临更大困境。

陈成龙针对2016年最低薪金制实施课题接受《东方日报》访问时,同样认为这项措施来的不是时候,许多中小企业还没缓过消费税实施带来的影响,如今加上最低薪金是双重打击。

大马中小型企业公会会长江华强认为,政府在財政预算案时已经公布会调整最低薪金政策,中小型企业已有所准备,做出內部调整,相信可应付这一问题。

他说,中小企业近期一直缺乏劳动力,加上外劳重聘等问题还没解决,因此不会隨便裁员。在过去企业都有聘请非法外劳的情形,不少企业会借最低薪金制的实施,辞退掉非法外劳,留下合法外劳及本地员工。

http://www.orientaldaily.com.my/nation/gn7220142247

(Visited 436 times, 1 visits toda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