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亲妈妈追讨4个月租金不果,两度切断水电供应,盼“租霸”知难而退搬走,租客竟赖着不走,甚至破门闯入房子厚脸皮地继续居住,令单亲妈妈险赔上祖屋。

35岁单亲妈妈王琍竤向《南洋商报》透露,她前后报警10次,租客仍无动于衷。

她说,曾赶走租客一次,结果对方半夜 ….

砸破后门,并非法接驳水电继续住,过去三个月来对她及年迈母亲而言简直是噩梦。

不敢再出租

她说,针对拖欠租金问题,双方无法达成共识,最终出动警方、新山志愿治安公会及马华振林山区会主席张秀福的协助,昨天中午时分才把“租霸”劝离,把祖屋上锁。

“出租房屋真的要小心,遇到霸王租客赖死不搬,导致心绪不宁。”

她透露,祖屋暂时不会出租,这种经历太可怕了!
屋主把大门上锁,不到24小时被租客剪开锁头,闯入屋内继续居住。

“租霸扬言找人强暴我”王琍竤:母亲吓得血压飙升

王琍竤说,67岁母亲与过世的父亲早在35年前,在傅子龙村拥有一间4房式新村屋,自父亲10多年过世后,母亲就出租新村屋补贴生活费,而她则负责照顾母亲的生活起居。

她表示,过去也曾遇过烂租客,但都能顺利解决问题,可是这次租客的行径太离谱,恐吓她与母亲“不得好过”,更扬言要找人强暴她以及砸毁她的轿车,导致年迈的母亲十分忧虑,加上家庭和谐问题及种种压力,令母亲血压持续飙升,身体渐渐感到不适。

单亲妈妈两度为租客还清电费后申请断电,以为能让租客知难而退,岂料租客出招偷电,赖死不走。

初次见面亲切友善首两个月准时交租

王琍竤指出,去年7月母亲通过中间人认识一对印裔夫妇,见面时夫妇非常亲切及友善,声称是中间人的生意合作伙伴,母亲见对方有诚意,就答应以每月800令吉出租整个单位给对方。

她透露,对方支付一个月抵押金,入住后第一和第二个月都准时交租,第三个月开始却变了样,母亲察觉不对劲就要求对方搬走,可是对方多次苦苦哀求,母亲也心软让对方继续住下来,没想到拖欠租金问题却越演越烈。

直到今年1月,抵押金已扣完,她在忍无可忍之下,缴付800令吉租客拖欠的电费后马上申请断电。

“但是,对方承诺在月底搬走,要求先重新接驳电源,我又花费1000令吉重新接回电源。我以为租客会兑现承诺搬走,却发现对方又继续住下来。”

她在2月份检查水费账单,至少累积80多令吉,约半年时间租客不曾付水费。

她说,母亲于是去还清水费,向水务局要求切断住家的水供。

另一边,电费不到一个月又累积280令吉,她再次还清电费申请断电。

脏乱不堪洗手盆砸坏痛心祖屋被破坏

担任美都酒楼办公室管理员的王琍竤表示,当时她求助无门,朋友也担心租客有黑社会背景,怕招惹麻烦无法给予援助,警方建议她申请驱逐租客令,可是要她贸贸然拿3000令吉缴付律师费,对她而言是沉重的负担。

她说,她很庆幸得到张秀福的协助,把她10多份报案书、照片及其他证据等收集成资料,并致函给警方要求介入此案,希望警方能协助出面协调,劝请租客在本月18日之前搬走,可是租客向警方出示法庭暂缓执行收屋(Stay Order),警方也进退两难。

经过协调后,警方在周二(22日)转告她,警方援引驱逐法令扣留租客助查,当时她赶紧把祖屋的铁闸及后门锁上。

周三凌晨时分,祖屋隔壁邻居致电通知她,租客非常愤怒地踢破后门,潜入祖屋,更剪开前门的锁扣继续住,就是赖死不搬。

“没有别人帮助,我们两母女根本解决不了,让租客没完没了地闹下去。”

昨天中午透过警方、新山志愿治安公会及张秀福的助理的帮助下,与租客谈判多时,目前租客已搬离祖屋,可是她返回祖屋查看屋内情况时,里面脏乱不堪,连洗手盆都被砸坏,虽然非常痛心,但至少能够收回祖屋。

黄友凤:若租客无法交租屋主有权申请驱逐令

资深律师黄友凤指出,在法律的角度上,倘若租客无法支付租金,屋主有权以毁损利益终止租约向法庭申请驱逐令,也可要求租客赔偿一切损失,但也有一些个案是租客先发制人。

她说,租客可指履行租客责任,却还要面对屋主的滋扰造成损失的情况下,向法庭申请暂缓执行收屋庭令。

她说,针对事主提及的遭遇,双方都有不同的立场。而且每当任何一方成功申请庭令,另一方肯定会收到相关法庭通知,不会被蒙在鼓里。

“一般上租约问题涉及民事,警方会要求双方寻求法律途径解决。”

也是马华柔佛州妇女组主席的她指出,屋主与租客问题千丝万缕,需要正确地掌握双方所取得的资料,了解事件来龙去脉才能评论。

此外,她指出,屋主一旦发现租客有偷电或偷水问题,必须马上向警方报案,并把报案书呈交给国能及水务局作为备案记录,倘若以后国能或水务局要对付非法接驳问题时,第一个对付的就是屋主。

本文来源: 南洋商报

 

(Visited 1,354 times, 1 visits toda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