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sa_700_1085_c1

外籍劳工人头税突调涨引起商界的反对声浪与批评。经济学家一致认为,此举料将对业界造成极大的短期痛楚,惟企业家需咬紧牙根,重新思考自己的商业模式和劳动生产率。

马来西亚科技大学商学院院长姚金龙博士预计,大马的年度国内生产总值(GDP)将下降0.1%,因为调涨外劳人头税将侵蚀制造业活动。

“大幅调涨外劳人头税将致使我国经济增长进一步恶化。大部分商家极度依赖外劳,这将导致他们不能持续营运,继而使就业数据承压。”

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,每领域新增10名外劳,可为该领域带来5个就业机会。

一名不愿具名额经济学家表示:“政府自数年前已计划淘汰外劳。不过,商家抗拒改变他们的商业模式,仍坚持采用廉价和较易聘请的外劳,以获取最大的利润。”

“我们必须从某处着手进行,而实际上如今正是时候。低油价环境将给予企业喘息的空间,因为劳工成本正节节攀升。”

“汽油价格回落许多,但商家却没有调整售价,这意味着商家们或存在着一些缓冲,他们应可吸纳劳工成本的涨幅。”

兴业研究首席东盟经济学家白文春表示,调整外劳人头税来得不是时候。

“由于经济增长放缓,加上令吉汇率走贬,商家需处理现金流的问题。随着生产成本不断上涨,他们也面临赚幅萎缩的问题。”

不过,他坦诚,就长远来看,调涨外劳人头税是正面发展,因为企业需提升自身的能力,并降低他们对外劳的依赖。

我国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上周宣布,政府将大幅调涨外劳人头税,此措施已于周一(2月1日)生效。

政府宣布重组外劳人头税机制至两个组别,即制造、建筑与服务业,以及种植和农业。

在新架构下,种植和农业的税额从590令吉和410令吉,各别调高至1500令吉;而制造和建筑业(此前1250令吉)及服务业(1850令吉)则上调至2500令吉。

大华银行(United Overseas Bank (M) Bhd)经济学家Julia Goh表示,商家如今应开始重新评估他们的业务前景。

她说:“聘请外劳的成本将持续上涨。”

除了调涨外劳人头税外,Goh也表示,随着政府调升最低工资,加上外劳供应可能因令吉汇率走软,以及区域经济景观改变而紧缩,这些因素也将推高劳工成本。

她指出,大马如今已不再是外劳垂涎的淘金地。

http://www.theedgemarkets.com/my/article/%E8%B0%83%E6%B6%A8%E5%A4%96%E5%8A%B3%E4%BA%BA%E5%A4%B4%E7%A8%8E%E8%BF%AB%E4%BD%BF%E4%BC%81%E4%B8%9A%E9%87%8D%E6%96%B0%E6%A3%80%E8%A7%86%E5%95%86%E4%B8%9A%E6%A8%A1%E5%BC%8F

(Visited 302 times, 1 visits today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